薄暮

永恒生存录【一】


所谓的绝不背叛,仅仅是因为筹码还不够。
——那么,如今的你于我而言,究竟还留有何等价值呢。

——题记。

【一】

“……啊。”

“……抱歉。”

“……我不该……”

泡沫般细碎而模糊的字眼充盈着我发涩的大脑。那片段中的人影面容交叠莫测,未等得及我细细辨别,继而便是欲裂的头疼搅和进来。思维困塞在原地,我使劲按了按后脑的穴位,才勉强有几分和缓。

——是梦吗?
果然还是很在意。
近月已经屡次三番出现此类情况了,自己一向身体素质也不是很差啊,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由心生诧异。

或许……有空去看看医生?

我琢磨着睁开双眼,正欲起身,却倏忽间悚然一惊。

!!!

——这是哪里?!

茂密的树荫间散落点点光辉,在手上晕开数个橘黄的印记。我抽回手,抖落了覆在手上薄薄的一层沙土。

——此时的我,究竟置身……?

恐惧化作浓重的凉意从指尖蔓延开来,入骨数分。我盯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密林,那被雾气包裹的尖端不由再度战栗。

——这,又是……?

我颤抖地拈起散落在葱茏间仍泛着青翠的叶子,犹豫了一下,靠近嗅了嗅——那茎蔓弥散的浓烈的青草气息甚至有几分呛鼻,却消磨不去其间残留的淡淡化学药剂的气味。

虽然很不希望自己的推断是真的,但我目前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

这片林子的构筑物,恐怕…不是一般生物啊。

更何况…我无意识地摩挲着刚刚接触“阳光”的那只手,心有余悸。

——虽然时间短暂,但我能绝对清晰地确认,那所谓的“阳光”,绝没有丝毫暖意。

……

来不及再思量,我踉跄着起身走了几步,才发觉膝上密密麻麻交错纵横的伤痕——所幸只是轻浅的停滞于表层。
得首先想想该往哪个方向行进,这总比好无头绪无头苍蝇似的横冲直撞的好。我深吸一口气,尝试让自己紧绷的神经稍稍冷静一下。
——这伤痕,比起钝器所伤……我皱着眉沿着那轮廓描绘了数遍……更像是被拖拽后木料刮蹭后留下的痕迹。木头……我张望了一下,随即瞥见地上散落的赭色松枝。——兴许,沿着它走会有出路?

确定了大致方向,我便开始沿着脚下散落的松枝前行。
林间浮动着似是清晨般浅薄的,裹挟了倦意的雾气。烟云压迫着聚拢来,纤妍的景便倏忽间黯淡几分——不知道这地方会不会有暴风雨之类的状况,即便初步断定是人工仿造,我仍是心焦数分。不管怎么说,在这番情景下若是有这等遭遇……苦笑着无法可想,我不由加紧了脚步。
……

林间松枝相依的愈发密集。

又是一个岔路口。我勉强透过绵绸的雾气,瞥见了前头一个模样怪异的“小山丘”。此处的枝叶纵横似乎更甚,漆黑沉郁,完全不沾染丝毫生命气息,与四周一派生机相衬格格不入。况且……我心头一跳,那张牙舞爪的枝干下,似乎掩藏着什么。似是已干涸的,黯淡的焦红……

“你好。”

身后突兀响起的声音惊得我腿一软,险些支撑不住身形。我几乎僵硬地转过身去,声源入眼却不由大骇。

面前并非我想象般的魑魅魍魉,而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零散的嫩绿色发慵懒地伏在肩头,眸子澄澈清明却不见什么神采。
我愣神的片刻,她歪了歪头,又用微微上扬的语调重复了一遍:“你好?…”

明明是那样稚嫩的声线,却透着异样的空洞。我一颤,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冒出一句结结巴巴的“你好”,紧接着心虚地快速瞥了一眼脚下湿漉漉的泥土,心中自嘲仿佛回到了曾经学生时代被老师训话的狼狈模样。

她微微颔首,面上并无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侧开身子指了个方向,示意我跟上去。

“等等,那是……”我望望眼前凄异的场景,正欲开口,问询的语气却骤然止住——一瞬我清晰的捕捉到她的眼底有不知名的情绪翻腾,很瑰丽,也万分凶险。

——那是…杀意吗?

没容得我再打量一眼,她迅速地垂下纤长的眼睫,倏尔又再度抬起——似是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过度情绪化,浅色的瞳仁此刻像极浮动的剔透晶石,充盈着饱满柔和的笑意。

她就带着那样的笑容,缓缓向前迈步,每个字眼都在蜜糖中浸润地完美无缺,却一字字将我钉死在冰窖深渊之下。

她注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这样的话,大家都会很为难的喔。”

【狗茨】磁体特性 逗比文风

狗茨 ooc 私设

1、

茨木有了磁性。

他一开始是拒绝的。不,准确地说是到现在也无法接受。茨木还记得昨天晚上自己睡前神神叨叨地念叨了不下百遍什么自己才不是磁体,确定心理催眠成功才心满意足地去睡。

只是…

今早起床睡眼朦胧地去煎鸡蛋时,茨木亲眼见着自己手无意间拂过自家锅时,那货以肉眼可见速度向上窜了两厘米。

……顺便一提,那是口铁锅。

很好。

这下睡意再深也给这么一窜硬生生窜没了。茨木甚至觉得自己从未这么神清气爽过。对,就是那种满身冷意瑟瑟发抖的那种。

茨木颤巍巍地抬起头盯着花白的天花板三秒,又缓缓低下头来盯着油泡沸腾蠢蠢欲动滋滋作响的铁锅中已经有几分焦糊了的蛋白边,终究丝毫不情愿的接受了现实——

……难道,以后要改行当吸铁石?!

2,

虽然莫名其妙地接受了这个设定【误】,但然并卵,学还是得上。

是的,茨木真的是个好学生。他不打群架不挑事,一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虽然为此被人赐名书呆子。当然有一个雷打不动的毛病,呃,拖延症,晚期。

茨木勉强咀嚼了一下干涩地已经半身不遂的煎蛋,伸手去够吐司时无意间瞥见了日历上姹紫嫣红的那一块,险些惊得手一抖。

没错,那是自己做的标记。还是特意用加浓的记号笔涂了好几圈的特殊记号。然而……茨木抬眼一看钟。

……这是要搞事啊。

一边叼着沾着油渍的吐司,茨木几乎是手忙脚乱地出了门。他一路撒蹄狂奔心里却开始琢磨要不还是找个理由请个假,糊弄一下古板的班主任也比眼下状况好。

——为什么?

因为今天大天狗值日检查。

对就是那个次次年级前三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堪称楷模的学生会副会长大天狗。

没错副的。据说是因为性情太过孤傲。于老师来言确实不讨喜,但能力确实
不容小觑。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好了啊啊!茨木盯着站牌,炸毛地碎碎念。

关键这人太古板铁石心肠了!记得上次,自己一路狂奔好不容易踏着铃声
迈进校门,大概也就延迟个零点几秒吧
,然而那人抬头看了自己一眼,继而大手一挥:“记。”自己的学分就这么跑没了啊!!万一留级……他头皮发麻,简直无法可想。

茨木盯着眼前姗姗来迟的列车,眼前又掠过某人的剪影,他小声咬牙切齿道:

此仇不报非君子!

……当然,在如果眼下真的能逃过一劫的前提下。



谢谢能够看完,你们太了不起了w
奇怪的设定+脑洞 萌新写文乱七八糟

【狗茨】牵线者

cp狗茨 私设 短篇 ooc
标题简单粗暴来言就是红娘【误
逗比风格系列 第一次发文 不喜勿喷

1、
茨木今年23了。

作为一个专业的技术宅,他自然对自家阿妈在耳畔念叨的“找女朋友抓紧结婚你也老大不小了”大法充耳不闻。每天日常刷刷屏,打个简工跑跑腿啥的挺惬意,完全没有将自家阿妈一颗苦心当回事。

当然他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出格。毕竟还年轻嘛,难道不就该趁着能洒脱时多浪个两把?

更何况……

茨木悲哀地垂下头去,懊恼的想着。

自己长相也不算太差啊,怎么这么多年来连女生的情书都没收到一份?果然言情小说什么的都是骗子吧?!

不过搁下这点,自己的学业简直顺利的超乎想象。茨木叹了口气,决定把这事儿暂且搁下不谈,安心沉迷于现状。

于是他悠闲地哼着小调,目光不禁意间拂过墙上“咔吱咔吱”发着颤音的钟。

啊……三点半了。

眼下阳光倒是不错,明媚地跃动着。茨木百般无聊似的伸出手去,指缝间似有流淌的生命气息缠绕。他眯了眯眼,可不久却又骤然瞪大了。

三点半?!

我的妈呀四点钟昨天新报的打工就要开始了!茨木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匆匆忙忙毫无素质地“啪—”一声狠狠打开了柜子门,随手扯了件稍微工整些的衬衫套上,脚底抹油就要拿出大学时苦逼的长跑经验开始冲刺。

——不过显然自家阿妈不肯就这样放过他。

我“哔—”,这谁?!

某个正要去打工却被自己阿妈拉来拦人从头到尾一脸懵逼的茨木盯着眼前背对着他身型颀长的青年正与自家阿妈交谈的情景如是道。

当然他没敢真说出口。

“来来来茨木这是大天狗,就是住咱家楼下的超级学霸。”自家阿妈倒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拉着茨木,毫不顾忌地“啧啧”羡慕了人家半天,话语如黄河奔腾般汹涌不绝。而在茨木看来,这简直是为自己准备的一场批斗大会,再加上时间……茨木抬手看了无数次表,脸黑了又黑,甚至打算甩手而去了。

那边大天狗似乎也察觉到了茨木的不快,他及时上前一步伸出手,打断了阿妈的滔滔不绝:“你好。我是大天狗。”

“……我叫茨木。”

干得漂亮!茨木默默在心里给大天狗点了个赞。真不愧是高智商人才,比自家阿妈蠢的要命的模样不知强了多少倍了。

于是他心情愉悦地握住了大天狗递过来的手,还颇为夸张地使劲晃了晃。

“……”

自家阿妈还是一如既往的迟钝,丝毫没有看出刚刚差点玩脱的场面,反而因为俩人“突飞猛进”的关系高兴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你们既然都认识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那么大天狗,就麻烦你——”

!!!

蛤?!等等! 茨木心头一炸,这剧情走向不太对劲吧?!虽然这大天狗长相不错学历又高又有眼力见,但这也不是你把我甩给他的理由吧?!阿妈你……

“——多给他介绍两个对象吧。这人啊年纪不小了,却没什么谈恋爱的经验。你人脉广……”

呼,还好。茨木长吁一口气,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样。

“……对啊。”像是怕大天狗对自家阿妈的话痨属性感到厌烦,再想想刚刚他帮自己解围的场面,茨·体贴·木一个箭步冲上去,两眼真挚地盯着面前人,“大天狗,我后半辈子的幸福就交给你了。”

等等这话怎么感觉那么奇怪。

大天狗微怔了一下,半晌唇角溢出一个柔和至极的弧度。

初夏那抹明媚的阳光,细细勾勒着他本棱角分明的轮廓,恍惚着竟让眼前人莫名滋生出一种不真实。

他微微颔首:“好。”

——只是不知为何……茨木恍惚间发觉,周围那些本夺目灼热的光芒竟携上了几分清凉的意味。